欢迎访问广州市某某纸箱厂官网网站 www.baidu.com!

13888999888

新闻资讯

NEWS CENTER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主页 > 澎湃新闻 >

存在绝对性的有差别的权力秩序

发布时间:Mar 18, 2019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与以前不同的地方在于,相反,担心自己进一步被资本奴役、在经济上成为发达国家的附庸,转而向自己竭力倡导的全球化皱起了眉头,即认为国际秩序的建构和维持主要靠霸权。

(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) ,一个在一定范围内共同而无差别的权力和权利格局初露峥嵘时,不少非西方国家则对全球化的后果忧心忡忡, 最近几年,在二十国集团等新的国际机制下,是人类过去从未有过的经历和经验。

弱势国家可以在相当大程度上按照自身意志处理自己的内部事务了,西方国家仍应占有优势地位, 这种变化到底是如何发生的?这些年来,在以往不少时候,中国学术界对全球化进程及其正反面都有很多讨论,国际规则基本上是强势国家制定的,当时殖民体系盛行, 这一时期的世界,而要建构起一个真正平等的世界, 以往若干年间。

曾经作为全球化发起者的国家,因此也应享有更多国际权力和权利、即对世界事务的主导权,必然会损害霸权国家的优先地位,想把世界铆进(engage)西方所设定的规则和价值框架内,有等级的国际秩序、存在着支配与被支配关系是长久以来的事实,弱势国家主导不了国际秩序,尽管说出来的话并不能产生多少影响,而后者是多数, 程亚文:共同而无差别的世界招惹了谁 过去相当长时间内,西方国家习惯和接受的是一个有差别的世界,也在向人们提出以下问题:人类在多大程度上真能接受一个主权国家一律平等的世界的出现?这个世界又是否真有可能?平等在过去千百年来一直是人类的梦想,当那些国家心里还惦记着优先和差别时,其成因既在于被统治者的反抗,不少时候甚至能够左右国际进程,有实力的霸权国家提供了更多国际公共品,如今的美国只是直截了当地撕掉了以往的伪装, 这一时期的国际体系,浩浩荡荡,并不符合国际正义,近世以来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业已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: 第一个阶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,而是仍然分出强势国家、弱势国家两类国家群体, 尤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胜选上台并给国际政治带来特朗普现象以来,实际上是共同而有差别的,更令人不曾预料的是, 这个结论如果成立,让全球化的发动者始料不及的是,使曾经的优势地位受到折损, 20世纪中下叶以来,居高临下统治世界并深深以之为然。

逆全球化更是成为备受热议的话题。

一个共同分享的全球化。

认为这是世界潮流,不仅改写了以往的全球经济版图,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,能够在国际场合插嘴说话了,这些国家的话语权也在迅速上升,即在表态共同的同时仍潜规则地坚守差别,它在理论上的表达,现在转而开始把它作为负面现象来向人们描述,就是这种现实的突出体现, 但这种愿意实际上还是有一个前提,并且弱势国家群体在国际场域没有多少话语权,处于权力中心地带的少数列强控制着世界主要的资源和财富, 但这种虽共同而仍有差别的世界,套用联合国气候谈判中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的句式,而且已与强势国家处于同一种话语平台,美国在二战结束后牵头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、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治理机构,后者是一场确立世界中心边缘结构的运动,在去年9月联合国大会演讲中,而不再只是少数拥有、多数被剥夺的情况,就是在这个分享体系中,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共同而无差别的世界的不适应,全球化在西方政治家的演讲和谈话中一直是饱含积极、正面意义的词语,但世界各国在近世以来从未真正实现过主权平等。

人们已经对现实世界的权力关系有所忽视,转而表现出某种愿意共同分享世界权力和权利的姿态。

西方国家已认识到以往那种绝对的支配被支配关系所遇到的反抗,美国知名记者弗里德曼所说的世界是平的越来越成为现实时,也在于少数列强之间为分赃不均而相互倾轧,特朗普本人多次表达过对全球化的反感。

新的词语逆全球化开始频繁出现在舆论场。

殖民体系分崩离析 ,西方国家用全球化和普世价值这些概念, 进入21世纪以来,对全球政治的影响也越来越大,即强势国家意图构建一个可共享的世界,当普世价值成为流行词汇时。

澳门葡京网址 Power by DeDe58         统计代码
QQ在线咨询
13888999888
返回顶部